牧者心聲(李淑儀牧師)

週五, 02 09, 2022

        大時代是能影響大多數人意識的大環境,是為人類帶來大規模擺盪的時期。香港正身處一個充滿挑戰和變數的大時代,除了世紀疫症、極端天氣,還有大國博弈、戰火紛飛,在全球競爭和網際網路下,幾乎人人都面對種種衝擊,諸如經濟蕭條、百物騰貴、社會紛亂、精神困擾。大時代往往叫人不安。
 
  面對大時代,狄更斯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的《雙城記》寫道:「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每個時代都存在著艱難,同期間也都存在著機遇;每個時代有人說它好,也有人說它壞,事物總有兩面睇,取決於你從那角度評估。對於一個人來說,我們無法選擇所處的時代,但我們可以選擇如何回應它。
 
  在以斯拉記,古列的詔書揭開一個大時代 ( 約主前 539):「耶和華天上的神已將天下萬國賜給我,又囑咐我在猶大的耶路撒冷為他建造殿宇。在你們中間凡作他子民的,可以上猶大的耶路撒冷…」( 拉 1:2-4)。為甚麼古列頒令讓被擄者回歸故土?在十九世紀出土的「古列銘筒」曾記錄:「惟願我所遣送歸回各國聖城的神,天天在巴比和尼布前為我求長壽。」這顯示古列希望人民為他向各國神明祈福,這是一種懷柔政策。若從歷史角度看,古列旨在穩定自己的帝國。但若從信仰角度看,古列詔書卻回應了先知以賽亞的神喻:「論古列說:他是我的牧人,必成就我所喜悅的,必下令建造耶路撒冷,發命立穩聖殿的根基。」( 賽 44:28,另參 45:1),也回應了先知耶利米的預告:「耶和華如此說:為巴比倫所定的七十年滿了以後,我要眷顧你們,向你們成就我的恩言,使你們仍回此地。」( 耶 29:10)。耶利米於主前 597 向被擄在外邦的猶大人發出信函,指出「七十年」被擄之苦後,上帝會毀滅巴比倫,使他們回歸祖國。表面上這詔書是古列權宜之計,但耶和華是歷史的主宰,就連未信者的計謀也成為祂手中的工具,成就祂的旨意:「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隴溝的水隨意流轉。」( 箴 21:1) 以斯拉記的作者極力提醒當時的讀者,要從信仰角度詮釋身邊所發生的事,才能明白神的心意,配合神的作為。神既掌管一切,上帝子民應安心。在大時代中學習敏於神的感動,憑信回應神的召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