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何明禮傳道)

週五, 15 07, 2022

從社區到世界的生命跳躍
 
        教會這幾年推動生命宣教士,在家庭、在職場、在社區,明年按計劃是在世界。家庭、職場、社區、世界不單是事奉場景,也是我們生命的一部份,是上主美好的創造和設計,這設計需要我們去發現,去經歷,去活出來。
 
        聖經裏不用社區這個字,多講鄰舍;世界這個字也有用,但講得更多的是全地。前者是最接近的,後者是最無遠弗屆的,福音把這一切都包含了。
 
       「出大埔、飄四海」所代表的,既是我們當下香港人大規模移居海外的真實處境,同時也是我們反思福音向度的一種拓展,從個人的福音、推展到群體的、全地的福音。十架不單救贖個人,也成就了群體和全地的救贖。(羅八21)
 
        在社區和世界之間,其實跳過了「國家」這個課題。這是個不能迴避的課題,不是因為政治氣候,而是整本聖經,都圍繞著「國」這件事。沒有「國」的體驗,就很難理解「天國」是甚麼。香港是個國際城市,我們對社區和世界,都有切身經驗,唯獨國家觀念很模糊。身邊人常說,我所愛的中國,是文化的中國、歷史的
中國,而不是政治上的中國,我深有同感。我可以愛國家,而不愛統治者。
 
        但是這是近代的國家觀念,人類長久以來,國家與統治者都是密不可分的,我們殖民地時代的宗主國叫United Kingdom大不列顛聯合王國,Kingdom就是王的領地。希臘文「國」βασιλεία這個字,來自「王」βασιλεύς,希伯來文也是一樣,「國」是 מַלְכוּת ,「王」是 מֶ֫לֶך ,有王才有國。中國也是一樣,「國家」的「國」和「家」分別指諸候和卿的封邑,姓朱的皇室滅亡,換了姓愛新覺羅的皇室,國號也必須由「明」改為「清」。如果一個國家把統治者的名字寫進憲法,那就與一個王國無異了。大家留在香港要表態效忠,結果飄到海外,移民到英國、加拿大又要表態效忠,如果大家覺得很封建的話,那至少有個好處,就是我們終於明白,主禱文「願你的國度降臨」、「國度、權柄、榮耀全是祢的」,其實就是一個效忠誓詞。
 
        統治者應該賞善罰惡,詩篇52篇告訴我們,賞善罰惡就是耶和華展現慈愛的方式,聖民這個詞 חָסִיד ,也來自慈愛 חֶ֥סֶד ,依靠耶和華賞善罰惡,主持公道的,就是祂的聖民。我們無論留在大埔,還是飄到四海,我們都要知道,基督是萬王之王,我們是祂的聖民,有主為我們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