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余小蘭傳道)

週五, 17 09, 2021

        數天後便是中秋節,這年中秋對很多人而言不再一樣──人月兩團圓,一家團聚,或許只能以實體加zoom去成就,唏噓的是再見不知是何日。今日不知明日事,香港人近年來特別感受到一家人齊齊整整並非必然,仍能與家人摯友相見,倍感珍惜。
 
  這一年你的心情如何? 筆者百感交集。早前造夢,目睹一座又一座大山相繼崩塌,裂縫從北方極速伸延所站之寸土,頓陷深淵……半夢半醒之間,猶幸仍一息尚存。三個月前,一位友人突然離逝,年青力壯,卻死於非命,來不及好好道別,心裡無奈難過。回想初次見面,對方年少氣盛,不可一世,更曾因他說謊,說話以偏蓋全,做事偏激,而恥與之為伍。但近數年,看見他改變,對真與假有份堅持,敢於向惡、向罪、向褻慢人說不,沒想到剛開始欣賞他的時候,死了,才剛過廿六歲生日……誰又知道自己能否過到今晚? 說不定這是我最後一篇牧者心語。
 
  凝望印上「耶穌❤你」的月餅,想起流散他鄉的人,五味雜陳。據稱,月餅有傳源於元朝末年,人民為推翻極權,於月餅暗藏寫上「八月十五殺韃子」紙條,通風報信,各路民眾紛紛響應。這令傳媒出身的筆者想起,十年前利比亞人民以Twitter通風報信,牽起一場阿拉伯之春運動。對於活在網絡監控處處的現代人,不管是Whatsapp還是Signal,似乎都不及以月餅通訊,來得放心、安心和窩心。若月餅上可以印短訊,筆者寄語或留或散之吾友:「萬事在變,只有掌管歷史的主不變,哪怕高山低谷,抬頭總見上主,不管散聚,毋忘根在主裡,不管流散何方,願君亂流下平安。」
 
  下筆至此,窗外忽現狂風暴雨、風起雲湧,收音機傳來一闕舊曲:「新的迫害新的引誘,有正有邪何處是岸,小島中路本多康莊,可哀的是有人仍是絕望」,這首四十年前的《東方之珠》何竟仍令人深思……作為基督徒的我們,亂世生存之道是否識時務者為俊傑? 黑暗中該如何抉擇?
 
  無意中翻看去年底的牧者心語,寫道:主不是吩咐我們作鹽作光,主是說我們「是」鹽,我們「是」光。
 
  黑暗中,你選擇做一點怎樣的光? 邀請你此刻祈禱,親自告知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