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楊樂怡傳道)

週五, 20 11, 2020

     「傳承」不只是兩代人的事,而是為了能世代「承傳」下去。我喜歡看電影是源於大學時期曾修讀電影文化學。深刻記得當時老師說,電影不單是娛樂的工具,亦是當代的印記,更是文化、價值觀傳承的工具。以前的人喜歡聽講故,看小說、聽音樂、觀看音樂劇一樣,電影是文化交流、傳承重要的一環;當然,亦是宣揚價值觀或信息的工具。每一個時代,都有具代表性的書籍、音樂和電影;一個系列的結束,讓後起的故事、文化能承接前人的努力,再加以創作,傳遞下去。
 
  2019上半年,一套我喜愛的電影迎來最終章,《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的結局讓我花了一段時間才能釋懷。雖然我最喜愛的鐵甲奇俠犧牲了,美國隊長交棒了,這意味著新世代要起來,是時候傳承、更替。也許,這不是眾多戲迷心目中最想要的結果;但這刻於我而言,卻是最美麗的結局。更準確的說,這是對這十年來演繹的這群超級英雄的人致上最高的敬意。若你有看過鐵甲奇俠系列,你必然與他一同經歷了不同的高低起伏。由玩世不恭、沉溺於紙醉金迷中;到放下並超越自我。對天資聰穎、自負的他是一個充滿痛苦和拆毀的過程,這個過程彷彿就是飾演者羅拔唐尼的寫照。他同樣經歷了過山車般的人生,由年少氣盛,到跌落谷底,直到願意謙卑地放下這個為他帶來十年高峰成就的角色。鐵甲奇俠系列中成長的不止電影中的鐵甲奇俠,也包括演員本身,更映照出你與我。每個角色都有死亡或離開的時候,但他們的意念卻會永遠傳承下去。或許某些方面來看是這是終局,但他們的傳奇故事以及守護和平的心是永不消失,亦會不斷傳承下去。
 
  同樣地,在教會中「傳承」、「承傳」不是一個口號,而是教會存在的一個重要目的及使命。回到聖經當中,不論聖殿或初期教會,教會從來都不是一座建築物,而是招聚信神(基督)的人的地方(群體)。這個地方(群體)的存在,除了敬拜神外,就是要互相扶持,作地上的見證,傳承福音、真理、信仰。何謂傳承呢?我自己很喜歡美國神學家 Andrew Root 的解釋,他在“Bonhoeffer as Youth Worker”一書中引用潘霍華的追隨基督來分析青少年事工和門徒,他指出很多教會及牧者把「跟隨基督」、「恩典」、「門徒」成為一種思想及理念,拋開了「活的耶穌」這個概念,結果我們只是把「廉價恩典」傳遞了給下一代。就如買了一部iPhone,我們滿足於它的外貌和基本功能,卻不尋求如何「用盡」iPhone。若我們希望把信仰、真理承傳,我們必須改變教會過往的一些模式及教導,不能只傳遞「相信基督」這個思想,而要活出真正與耶穌同行的生命作為教導。如潘霍華所言,我們不能只把教義、系統、規條套到青少年身上;而是要挑戰他們來跟隨基督作門徒,讓他們知道門徒不是一個概念,門徒應該是一種生活態度,是需要放下自我的順從、付代價來捍衞的「重價恩典」。這不是一代人復興就足夠,耶穌託付我們是世世代代的復興。傳承或承傳不是要高舉任何一個人或一個世代,因為真正福音的中心是在於基督,我們都只是承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