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李淑儀牧師)

週五, 02 10, 2020

       拿八有一個聰明俊美的妻,名叫亞比該。她機智勇敢,處事精明,以婦人之身,俯伏在盛怒的大衛和四百勇士前,勸之以理,動之以情,終紓解大衛的怨恨,阻止大衛的莽行。因她恰當且及時的話語,保全了許多無辜人的性命。亞比該的才華,連大衛都十分讚歎:「耶和華以色列的神是應當稱頌的…你和你的見識也當稱讚。」(25:32-33) 拿八死後,大衛娶了亞比該為妻。

 

  這裡有一個很大的疑問,為何聰明俊美的亞比該會嫁給惡人拿八呢?是因他的財富?是父母之命?或是另有隱情?經文沒有交待原因,只知亞比該接受了這安排,作了拿八的妻,仿如鮮花插在牛糞上,極不般配。喻作牛糞的愚頑人拿八,確實需要聰明的亞比該。每當拿八闖禍時,亞比該就用其恩賜化險為夷。不過,牛糞營養價值高,能使鮮花長得更美,猶勝插在花瓶裡的。或許在不斷幫助拿八解困中,磨練出精明能幹的亞比該。

 

  如果大衛不是落難於曠野,恰碰惡人拿八的羞辱,亞比該就不會成為大衛的妻,只能在拿八的暴行下苟且偷生。為何大衛淪落於曠野?答案是掃羅的嫉妒及追殺!不過,在撒上24章,大衛曾有機會反敗為勝,重返王宮。當時掃羅帶領三千精兵到隱基底尋索大衛性命,途中掃羅進洞大解,正巧大衛和跟隨的人藏在此洞深處。此時大衛本可取掃羅性命,但他只悄悄地割下掃羅外袍的衣襟,因他不敢伸手加害耶和華的受膏者(24:6-7)。大衛順服神、遵從神旨,結果是繼續流亡。

 

  大衛也是耶和華的受膏者,現竟如過街老鼠,失意落難,悲怨難舒。拿八的譏誚:「大衛是誰」(25:10)?正觸動大衛最敏感的神經,像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把大衛全盤的憤怒勾了出來,使他變得野蠻無情:「凡屬拿八的男丁,我若留一個到明日早晨,願神重重降罰與我!」(25:22)。亞比該的說話:「耶和華必為我主建立堅固的家」(25:28)、「立你作以色列的王」(25:31),正觸動大衛最感恩的回憶,剛好治癒大衛的傷痛;重申上帝的應許,使他回到上帝的恩典中。同期間,神亦藉大衛改寫了亞比該的一生,使無望的寡婦變成國王的妻子。

 

  亞比該的美是讓大衛重拾自己的身份,重新看見神的愛。有時我們花太多精力在拿八身上,卻沒有停下來聆聽亞比該。今天,亞比該可能是我們的親人、孩子、同事,也可能是一朵雲彩,一段經文,一首詩歌,讓我們看見上帝的美,並發現拿八不過是短暫的插曲。神把你放在曠野,是要你遇見生命中的亞比該,重回神奇妙恩典中。「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