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楊樂怡傳道)

週五, 11 09, 2020

不倚靠勢力,不倚靠才能                                楊樂怡傳道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

          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這首描述思鄉、親情的詩出自唐代詩人王維,詩詞於王維在長安謀取功名時所寫下。遠離故鄉,站在繁華的帝都,功名固然重要,但對一個少年遊子來說,大時大節舉目無親,孤獨感突襲內心,身邊環境越熱鬧,就越感到孤獨;故鄉雖然遙遠,卻始終在心中。身在異鄉,雖有功名,喜怒哀樂卻無法與人分享;而且,得到功名後,更是步步驚心。王維少年時上京考試,就已經被貴族們寵愛;三十歲中狀元後當上太樂丞,卻因其他人的過失被貶。

 

  王維在順景時遭連累,情景如我們今天主角但以理一樣;被擄後離鄉別井,雖被招攬為王服侍,卻一次又一次遭到挑戰及連累,比王維更甚的是但以理常常因信仰而陷入死亡的威脅。

 

  但以理的經歷對我們來說有點陌生又有點熟悉,雖然我們沒有經驗過被擄,卻如但以理般活在異鄉,以基督徒的身份居於現世;但以理的信仰被一條又一條強硬的條文衝擊著,我們就被現代的個人主義及文化影響著。

 

  但以理面對一次又一次的信仰、生死挑戰後,仍然願意持守他對信仰的堅持。第六章曾形容他在王下令不能拜別神後,仍如常一日三次在面向耶路撒冷的窗前禱告;九章就描述他讀耶利米書後更為自己及整個以色列民族禱告,向信守應許的神求憐憫。

 

  耶路撒冷不止是但以理在世的家鄉,同時是神的聖殿及同在的表徵。但以理經歷王朝更替及升官後仍無忘心中的家鄉,因為他清楚知道被擄的時間中有神的旨意,神亦從未間斷地看顧屬祂的子民。

 

  但以理縱在異鄉膽戰心驚地活著,卻仍忠於神委托他的召命,忠心在別國工作。那同樣活在異鄉的我們呢?今日的我們是否仍能在繁忙的學業、工作、家務中持守信仰?在逼迫困苦中,仍忠心於神而不被同化?但以理讀經後,思鄉的他選擇禁食、披麻蒙灰、懇切禱告,放低自我,求神介入引導。在異鄉被恩寵的但以理不是把神成為眾多選擇中的其中一個,更沒有貪戀勢力、財力、才能,而是以神為他生命中唯一的倚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