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李淑儀牧師)

週五, 04 09, 2020

       以利亞於惡王亞哈當政時代作先知。亞哈娶耶洗別為妻,事奉巴力,使以色列人犯下拜偶像之罪。以利亞在這黑暗時代事奉,表現十分出色。他曾向亞哈宣告在他禱告前必有旱荒,又曾經歷上主藉烏鴉和寡婦的奇妙供養。他不單使死人再活,更在迦密山上與450名巴力先知鬥法,證明耶和華才是真神,使以色列人心意回轉,還殺掉450個巴力先知,舉國震撼。之後,他藉信心的禱告叫大雨降下,解除旱荒。

 

可是,這位大有能力、呼火喚雨的先知,卻因耶洗別的一句話:「明日約在這時候,我若不使你的性命像那些人的性命一樣,願神明重重地降罰與我」(王上19:2),便落荒逃亡保命,更向上帝發晦求死:「耶和華啊,罷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因為我不勝於我的列祖」(王上19:4)。以利亞似乎忘記神昔日的同在保守,只關心自己為何臨到如斯光境?

 

  當然,體力和心力的耗盡是一個因素,但更重要的是以利亞陷於絕望之中。他曾為主大發熱心,不惜冒險,以寡敵眾,為主燒盡,本以為藉勝過巴力先知便可使亞哈悔改,清除偶像敬拜。但以利亞沒有得到掌聲和肯定,卻落得被追殺下場,使他感到一切努力付諸流水,甚至質疑耶和華到底有沒有看見,為何容許這樣事情發生。他無法扭轉時勢,在絕望中看不見出路、看不到果效。人生由高峰跌至谷底。

 

神愛以利亞,所以幫助他看到自己的盲㸃──好比較。以利亞為何說:「我不勝於我的列祖」(王上19:4)?他為何兩次抱怨:「只剩下我一個人」?其實俄巴底早已告訴以利亞:「耶洗別殺耶和華眾先知的時候,我將耶和華的一百個先知藏了,每五十人藏在一個洞裏,拿餅和水供養他們,豈沒有人將這事告訴我主嗎?」(王上18:13) 以利亞不單與列祖比較成就,更自感勝過當時的先知,他認為只有他一人忠於上帝,勇敢為神爭戰,那些逃命躲藏者不配稱為耶和華的僕人。

 

  以利亞太過自以為是,只看到自己的付出,覺得自己功勞很大,這使他忘記了上帝的恩典,亦忘記了謙卑尋求神的幫助。神讓以利亞戲劇性逃命躲藏(王上19章),正好讓他體會躲藏者的感受,明白軟弱者的難處。神讓以利亞知道神可以在烈風、地震和大火中顯現,也可在微小聲音中說話;在人生轟烈中可以有神同在,在無奈等候時神話仍相隨。神才是人生的主,我們只是祂的僕人,按其心意在不同崗位中服侍。在神撰寫的劇本中,人可有不同的角色和際遇,我們不需比較得失成敗,只需在各自崗位盡忠。無論高低起跌,不忘賜恩的主。事奉有時好似看不見果效、孤單無助,但謹記神仍親自掌權作工:「我在以色列人中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與巴力親嘴的。」(王上19:18) 上帝並沒有剩下以利亞一個人去對付巴力,以色列民中還有不少忠於上帝的人,他們與以利亞會在不同崗位、不同時空中,按神的劇本演好自己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