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鄭鈞業牧師)

週五, 24 04, 2020

       在這幾年間,除了近期的疫情和近年的社會政治問題外,在基督教論壇、學術文章、社交群組、甚至教牧之間的閒談,另一個熱門話題,總離不開教會信二代的牧養及青少年信徒流失。

 

  根據「香港教會更新運動」2014年的教會普查數據:「青少年每週崇拜聚會堂次,由483/次下跌至452/次,而人數跌幅更達三成,情況令人憂慮。其中,週六青少年崇拜的跌幅更是災區中的災區,人數跌幅達49.9%。」

 

  當談及信二代、青少年牧養時,我作為二位青少年的父親,也要面對這問題。同時我也察覺每逢考試季節、教會裡的兒童及青少年聚會人數便會大幅下調。還記得我大女就讀中六時,正值中學文憑試考試溫習之年,當時她向我提出要做團契團長,我一聽之下,雙眼一凸,心想:「為何不用參與團契、開會、預備週會、聯絡、關心團友、敬拜隊練習、接受裝備門訓等等的時間,用來溫習學科呢。」心裡總是不安,但作為牧師的我也難於拒絕。當我鼓勵別人參與教會時,卻禁止自己女兒在考試期間參與教會活動,成何道理。最終只有默默地禱告及鼎力支持。感謝主,耶穌不負有心人,女兒中學文憑試成績還算可以,事後傾談間,女兒亦感謝教會,在整個考試期間,參與教會活動及同心禱告,不單沒有令成績下滑,並且減輕了她面對公開試不少的壓力,因在考試期間知道有主同行,自己並不孤單,以致在答題上更加專心努力。

 

  說到底,我們作為信徒父母的,覺得什麼價值對下一代最重要呢 ? 是我們的信仰 ? 是名列前茅,成為人中之龍? 或是做一個樸樸實實、開心自信、盡責愛人,默默跟隨主的門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