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李淑儀牧師)

週五, 03 04, 2020

        在哥林多前書10:21稱「主餐」(The Lord’s Supper)為「主的筵席」(The Lord’s Table),兩個名稱正要提醒我們,守主餐是赴上主所設立的筵席,耶穌基督是筵席的主人!在以色列傳統中,先知描繪上主於末後的日子統治全地、建立理想世界時(賽25:8),是借用上主設筵為喻:「在這山上,萬軍之耶和華必為萬民用肥甘設擺筵席,用陳酒和滿髓的肥甘,並澄清的陳酒,設擺筵席」(賽25:6)。建基於這個舊約的概念,耶穌常用筵席比喻天國(太22:1-14;路14:15-24),參加天父所設的筵席就好比進入上帝的國度:「我又告訴你們,從東從西,將有許多人來,在天國裏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太8:11)。這個「一同坐席」意指在天國筵席中一同進餐,彼此團契相交。

 

  為要呼喚世人參與這天國的筵席,耶穌親自道成肉身,邀請他們參與:「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裏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δειπνέω)」(啓3:20)。這個「一同坐席」的景象,正不斷地重演於每次主餐禮儀節中:「飯後(δειπνέω),也照樣拿起杯來」(林前11:25;路22:20)。這個與耶穌「一同坐席」的美好時刻,只有等到上帝的國完全降臨時才會再現,好像耶穌所說的:「我告訴你們,我不再吃這筵席,直到成就在上帝的國裏」(路22:16)。每次主餐禮儀皆幫助信徒們再次回想主的恩情,也渴想參予天國的筵席。預備好赴終末的筵席者是有福的:「天使吩咐我說:『你要寫上:凡被請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啟19:9上)。

 

  因此,主餐不單是記念主的死,這句「直等到他來」強烈地表明教會對主復活和主再來的堅信與盼望。主餐的意義甚是豐富,除了記念上主昔日捨身的大愛(即:為的是記念我),更提醒信徒要在今世活出新生的樣式(即:表明主的死),並渴想將來能一同參與天國的筵席(即:直等到祂來)。雖然主餐看上去似是樸實無華的「常餐」,但教會這基督新婦常常到主桌前守這餐,正是要不斷宣告她與主的關係。另一方面,當樸實的主餐鑲嵌在深厚的神學和歷史傳統中,就好比禮儀隆重的「套餐」,提醒我們要嚴謹地守著連屬於主這身份直到主再來。不過主餐絕對不是按自己胃口而各取所需的「自助餐」,因為主餐是教會表達合一的標記:「同領基督的血…同領基督的身體」(林前10:16),我們必須謹慎地按理吃主的餅,喝主的杯(林前11:27),仰望在天國裡與主同喝新的那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