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李淑儀牧師)

週五, 04 10, 2019

       這些年來,香港時局劇變,人際間出現不同的撕裂,被誤解、被憎恨、被標籤造成一次又一次的創傷,這些創傷積累交疊而成刺痛的記憶,該如何面對?

 

  克羅地亞裔神學家沃弗(Miroslav Volf)是德國殿堂級神學家莫特曼的入室弟子。1993年,南斯拉夫分裂,內戰爆發,塞爾維亞戰士屠殺克羅地亞人民,強姦婦女,焚燒教堂,大量無辜平民被送進集中營。沃弗在杜平根大學跟莫特曼做研究,為學生講授「擁抱敵人」的信息,莫特曼站起來質問他,你可以擁抱那些塞爾維亞戰士嗎?這個問題迫他寫出了《擁抱神學》("The Exclusion and Embrace")這部有血有淚的著作。

 

  在《記憶的力量》("The End of Memory")一書中,沃弗憶述1983年他被南斯拉夫政府徵召入伍,當時南斯拉夫仍然是共產主義鐵幕國家。由於他娶了美國人做太太,又是基督教神學家,在共產政權眼中是典型的間諜、顛覆分子。軍方持續多個月對他實施監控、竊聽、刺探、陷害,然後是無窮無盡的盤問。要求他承認一些當局已認定的所謂犯罪事實,威脅他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軍事法庭隨時判他八年監禁,他感到恐懼、無力、絕望。

 

  密室訊問的刺痛記憶,鞭策他思考,基督徒如何面對迫害的創傷記憶?如何面對記憶中的迫害者?如何面對記憶中那無力、無助、無望的自我?沃弗指出,就算人刻意淡忘,刺痛記憶仍會主動探訪。有人嘗試把刺痛記憶整合進自己的生命故事,賦予某種正面意義,例如令自己變成熟堅強,或者更體會到基督受苦。但有些創痛記憶是不可理喻的,是荒謬絕倫的,是黑不見底的、是不可整合的。這些刺痛記憶可以打碎邪不能勝正、善惡到頭終有報的基本信念,可以挑起仇恨和報復的原始衝動。

 

  《記憶的力量》提出,要克服刺痛的記憶,醫治受傷的記憶,唯有倚靠三股力量:其一是捉緊基督徒乃蒙神憐愛的兒女這個新身分,以此作為安身立命的依據,拒絕讓創傷進佔生命舞台的中心位置;其二是捉緊基督復活令信徒生命不斷湧現新的可能,讓我們的未來不再被過去的經歷主宰,得以重燃盼望;其三是捉緊基督的十字架,將創痛與仇敵的回憶,置於基督十字架的神聖記憶之下,一起經歷饒恕與轉化。

 

  如果你願意,你也可以邀請耶穌基督與你同行,一起重溫刺痛的記憶。藉著禱告,把傷痛和造成傷痛的人與事,一併帶到各各他山的十字架下。我相信你也能經歷復活基督的大能,藉祂捨身的愛和恩典,心靈得醫治,記憶被轉化。

 

(上文撮自:劉進圖,「刺痛的回憶」,8/3/2017。http://wp.me/p8iPwg-gS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