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三朝宣教士)

週五, 16 11, 2018

       宣教士的生命並不比其他基督徒的生命高一等。我作為宣教士,只是回應呼召,忠於呼召,完成呼召。

 

  第一要緊的,要活在神的期望和旨意下。我在芝加哥慕迪聖經學院讀神學時,聽到一些非洲宣教士的分享,感到非洲有很多需要,禱告時,也覺得神呼召我去非洲工作,後來作了一個夢,見到自己去了非洲,便確定了是神的呼召。那時我還沒有結婚,想到非洲很苦,還是跟女朋友清楚交待合則來,不合則去。我那時的女友,現在的妻子,竟然沒有反對,於是我們在我就讀神學院第三年時便結婚。在美國時女兒還沒有出生。神學院畢業後,有弟兄姊妹勸我留在美繼續進修,但神沒有叫我留下。當時埔浸知道我有去非洲心志,便邀請我回香港植堂,看看我是否有心志能力去非洲工作,五年過後,植堂工作蒙神祝福,堂會有了雛型,埔浸執事們也覺得我不是兒兒戲戲的人,於是便差我一家到非洲做宣教士。女兒離開香港啟德機場時,剛好四歲。我讀神學,是神的呼召;我回香港植堂是神的呼召;我去非洲,更是神的呼召。沒有神的呼召,我不敢走上去,也不能走下去。

 

  有了呼召,便要忠於呼召。每個基督徒都有困難。我不能因有困難便忘記神的呼召。中國人說:「孝當竭力;忠則盡命。」我感謝主,在我困難時,賜我力量,叫我可以走下去。我和妻子帶著小女兒來到非洲,人生路不熟,語言不通,水土不服,女兒遇上教育問題,我發瘧疾病,女兒被狗咬,家中失竊,與外國同事意見不合,被騙,遇沙麈風暴,初期無水無電,氣溫高達五十度攝氏,睡覺常在屋外,肚瀉,胃痛,生活單調苦悶等等,我有十萬個理由離開,只有一個理由留下,那就是要忠於交給我的使命。有一首聖詩的歌詞是這樣的,*「忠於使命,不惜一切來回應,能夠事奉祢實在是太珍貴」。坦白說,我不是在唱歌,我是靠著主努力走下去。女兒現已大學畢業,在美國工作;我們兩口子還在非洲。

 

  樂曲有休止符,是表示休息一下。休止符不是結束樂曲的符號。好的歌曲都是有始有終的,並且首尾呼應。我希望自己能夠盡力走完全程,也求主賜我一個好頭好尾的生命。二十年在非洲,今天靈修時讀到一句話,想跟大家分享:「你們必須忍耐,使你們行完了上帝的旨意,就可以得着所應許的。 因為還有一點點時候,那要來的就來,並不遲延;只是義人必因信得生。他若退後,我心裏就不喜歡他。」(希伯來書10:36~38)弟兄姊妹們,我們的呼召都不同,但我盼望我們各人,都能回應神的呼召,忠於神的呼召和完成神的呼召。做宣教士也好,做普通基督徒也好,這都是同一個道理。

 

*恩典太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