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尹志軒傳道)

週五, 19 10, 2018

       談及敬拜的時候,我們留意到聖經所呈現的景象並不單一:從以色列的列祖個別地與神相遇而生發的回應,到以色列民在會幕及後期在聖殿中的集體敬拜,到新約時代聖殿和猶太會堂並行,到初期教會建基於猶太會堂的敬拜模式而發展出自己的一套聖道與聖禮模式,在在印證著神並不被侷限於某一類形式的敬拜。時至今日,學者們多認為試圖從聖經中整理一個統一的敬拜模式,其實漠視了教會多樣化的敬拜生命。例如,將保羅訓勉哥林多教會講/翻方言的段落,推論成初期教會敬拜普遍包括講方言的現象,不一定是正確的假設。然而,即使聖經對何謂敬拜沒有一個一槌定音的定義,我們還是可以整理一些聖經強調的要點。

 

  一)敬拜是神作主導的:在聖經的記述中,從來都是神首先向人顯彰祂自己,以使人以敬拜作回應。因此,敬拜不是「拜神」—不是人先作主動,尋找神,而是神先與人相遇;不是人向神有所求,「攞著數」而借敬拜為籌碼,乃是神先施恩呼召人,人才能以感恩敬拜作回應。巴力先知們在迦密山上所作的,我們須引以為鑒。

 

  二)敬拜是人對神的回應:從某個角度看,上帝與人相遇,彰顯祂的旨意的同時,也呼召我們以相應的方式回應—上帝把以色列人從為奴之地解放出來,因此他們也要顧念為奴的人;上帝透過基督的生命彰顯了祂的愛和復和,因此我們也要成為傳播愛和復和的管道。在此,敬拜成為了我們預備自己,活出神向人彰顯的心意的練習場,在當中付出愛,給予寬恕。因此,敬拜不是「自high」,滿足自己,而是帶有犧牲的意味:我們在其中,向神、向人付出祂/他們當得的。

 

  三)敬拜必須延伸到生命中:眾先知書的先知及耶穌基督皆譴責有形無實的敬拜。作為神的子民,我們領受了福音的使命,在這個時代中見證神。因此,我們都被神差遣,在生命中活出神的道,成為光,成為鹽。因此,敬拜不是「聽talk」,而是開放自己,讓聖靈透過敬拜塑造我們,成為基督的同工,互為肢體,常作主工。